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一季度西部经济整体平稳
2018-05-07
   今年一季度西部地区经济整体平稳,部分地区经济在加快。

  其中,贵州、西藏、云南经济增速分别为10.1%、9.5%、9.3%,位居全国前三名。陕西和四川经济增速为全国第五、第六名。

  内蒙古和甘肃经济增速分别为4.6%、5.3%,比去年同期有所下滑。重庆经济增速为7%,比去年同期的10.5%也有所放慢。

  目前,各地对于GDP(地区生产总值)要讲求实实在在的无水分增长,没必要盲目追求速度。

  5月3日,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全国投资增速放慢后,一些资源能源大省受此影响大。陕西经济增速加快,是因为制造业发展得不错,产业结构比较多样化。重庆目前放慢也有特殊原因,因为要高质量发展。现在长江经济带要搞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没必要盲目追求投资速度。

  西部板块内差距拉大

  一季度,贵州、西藏、云南经济增速分别为10.1%、9.5%、9.3%,尽管相比去年同期的10.2%、11%、9.9%略有放慢,仍位居全国前三。

  陕西和四川经济增速分别为8.5%、8.2%,相比去年同期,陕西加快了0.4个百分点,四川则增速持平。经济增速加快的还有广西,经济增速为7.1%,高于去年同期的6.3%。

  也有一些地方增速放慢,甘肃和内蒙古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3%、4.6%,相比去年同期的6.1%、7.2%有所放慢。重庆经济增速为7%,高于全国0.2个百分点,相比去年同期的10.5%,下降了3个百分点以上。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认为,目前北方地区增速较低,其中东北、华北、西北减速明显。过去中国区域经济的差距主要在东西部之间,目前这个差距在缩小,新的问题是区域板块内的南北差距在拉大。在西部地区,西北一些重化工业比重大的地区经济受影响比较大,但是西南一些地区找到了发展新路径,正在快速增长,比如贵州。

   一季度西部地区整体工业增速良好。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青海、宁夏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8.2%、9.6%、11.9%、14%、9.5%、8.5%、7.5%,均高于全国6.8%的增速。

  张宝通认为,西部地区经济基础相对还是薄弱,下一步还是要加快投资增长,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等。西部很多地方工业结构单一,导致经济受转型调整影响明显。不过,即使煤炭行业受影响,陕西经济也整体良好,原因是关中有大量的制造业,这使得陕西经济受重化工行业放慢的影响较小。

  西部转型需探新路径

  一季度西部一些省份经济表现抢眼。四川、广西、陕西经济增速比去年同期持平或加快,四川、广西第三产业保持快速增长,陕西工业增速加快。

  其中,四川经济增速为8.2%,和去年同期一样。其中,第二、第三产业增速分别为7.4%、9.9%,相比去年同期的7.8%、9.8%增速,第二产业增速放慢了0.4个百分点,但是第三产业增速加快了0.1个百分点。

  广西经济增速则为7.1%,高于去年同期的6.3%增速。其中,第二、第三产业增速分别为5.6%、9.7%,相比去年同期的5.8%、7.8%增速,第三产业加快明显。

  陕西经济加快的原因主要是工业提速。一季度,陕西经济同比增长8.5%,高于去年同期0.4个百分点。第二、三产业分别增长8.9%、8.5%,相比去年同期的7.1%、9.6%,第二产业加快明显。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9.5%,比去年同期快2.4个百分点。

  一季度,陕西规模以上能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2%,较上年同期加快3.4个百分点。非能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8%,较上年同期加快1.8个百分点。陕西全省原煤、天然气、原油、原油加工量、卷烟产量同比增长15.8%、3.2%、0.1%、1.2%、14.8%,较上年同期加快10.2、4.6、3.9、12.2、35.2个百分点。

  从增加值看,一季度陕西仪器仪表制造业增长47.7%,化学纤维制造业增长29.5%,汽车制造业增长20.2%,均表现为快速增长。

  陕西省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田静莉指出,去年一季度陕西榆林煤矿因为安全检查停产整顿,今年是恢复性生产,所以能源行业发展好。另外,陕西新能源汽车表现抢眼,在全国居第一方阵。

  陕西能源产业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能源价格上升。陕西非能源产业的发展,主要是靠医药制造、通用设备、汽车制造、电气机械、计算机通信带动,这些行业发展是可持续的。

  “今年全年陕西经济至少可以保持去年的8%增长水平,原因是全球经济整体处于缓回升状态,陕西经济正在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田静莉说。

  一季度,青海、广西、甘肃、云南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比去年同期加快。其中,青海工业加快是电力热力产业加快导致的,广西工业加快是轻工业加快导致的,云南工业加快是烟草产业快速增长导致的。

   也有很多地方经济放慢,主要是工业放慢导致。比如重庆、内蒙古去年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是10.2%、7.6%,今年一季度增速分别为2.5%、4.5%。

  陈耀认为,西北地区要找到适合当地的发展新路径。(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