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媒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平面媒体
工人日报:在山林峡谷之中比学赶超
2018-10-22

位于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境内的雅砻江干流上,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世界级超级水电工程——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作为雅砻江中下游控制性龙头电站,两河口水电站拥有295米也即国内最高土石坝。在那里,建设者们不仅要克服高寒缺氧的自然环境,还要攻坚高土石坝、高泄洪流速等诸多世界级技术难题与挑战,四川省总工会“十三五”省级劳动竞赛示范项目之一就在这里实现着比学赶超。

今年5月,两河口水电站大坝心墙填筑至2680米高程,23天实现200年一遇的度汛目标,参建的78家工程单位、万余名水电建设者对此引以为傲。10月11日,四川省总工会以此为契机,对两河口水电站建设劳动竞赛活动中涌现出的一大批先进集体和个人进行表彰。记者走进其中,聆听千余日坚守在建设一线的水电建设者的热血奋斗故事。

在大坝上至少来回碾压了4440遍

两河口大坝总填筑的土方量达4244万立方米,按照1米见方的填筑料铺展开来,绕地球一圈还有富余。堆石坝心墙是大坝的心脏,经过1000多层填筑,上万次的振动碾压,最后建造成的坝体可以承受260米高水压,库容107亿立方米,堪称铜墙铁壁。2017年12月,两河口水电站举办了首届施工操作技能大赛,其中一项便是“自行式振动碾压技能比赛”。

“在大坝填注现场,要说开辗压机,没人能开得过我!”彭力是那次技能大赛的冠军,这样的自信也是和现场60余名车手“硬碰硬”比拼出来的。今年30多岁的彭力10多年来参建过许多水电项目,直至来到两河口水电站,他感到自己碰到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为了确保心墙压实度,辗压机采取错距碾压的方式,两次碾压间隔距离应在40厘米左右,否则便会出现漏碾情况,直接关系到大坝建成后的运行安全。一旦大坝投入使用,长年累月水力作用可能会造成渗水,甚至直接导致大坝挡水功能丧失或溃坝事故。

彭力告诉记者,两河口水电站通过研发智慧大坝管理系统,对坝料的开采、运输、掺合、水量调节、摊铺和智能碾压全过程进行实时监控,精准度可控制在厘米级范围内,这意味着每当遇到辗压机漏碾或者压实度不足,都会实时对司机发出警告。

彭力称,别看辗压机在心墙上行驶的时速仅有3公里,但前进时要对好点位,后退时要顾及后方往来车辆,每一步操作都是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完成的。进入两河口水电站从事辗压机驾驶已3年有余,他驾驶着辗压车在平地而起的大坝上至少来回碾压了4440遍,总长度可达万余千米。

在四川省总工会的表彰大会上,彭力被授予省五一劳动奖章,蓝天白云下,憨厚的他披红戴花,站在台上露出腼腆的笑。

不止安全质量的竞争,也是细节的角逐

两河口水电站筹备伊始便启动了“建世界高坝、镶藏区明珠 ”劳动竞赛,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金国受命任劳动竞赛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劳动竞赛中对环保管理实施月度、季度例会及亮美亮丑评比。在两河口白玛营地办公楼门前的小广场两侧展板上,亮美亮丑的评比一览无余。

让王金国感叹的是,风风火火的劳动竞赛对工程建设者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激发。场内类似工程标段之间开展的“施工对手赛”是他最乐见的项目,“对手”间赛安全、赛质量、赛进度的比拼是他最享受的现场,看到项目经理们为了1分而争得面红耳赤、心有不服,王金国感到这就是劳动竞赛为团队提起的精气神儿和干劲儿。

两河口管理局工程技术二部的詹兴强,主要负责“对手”赛的评比工作,也最熟悉现场那种相互不服输的气息,“大家往往实力相当才能成为对手,比到最后争的已不再只是安全、质量和进度,更是文明施工、档案管理等细节上的角逐”。他告诉记者,劳动竞赛带给施工单位间的也不仅是竞争和对抗,还有相互扶持和共同进步,赶上库区遇上地质灾害,兄弟单位借设备、出主意,交流经验、弥补不足。

“聚了人气儿,齐了心气儿,这才是最重要的。”王金国说。

倒逼技术创新与升级

令人欣喜的是,一场开展在藏区高海拔地区旷日持久的劳动竞赛,还倒逼出水电站建设的技术创新与不断升级。

土石坝不土,大坝心墙的娇气令记者感到惊讶。近300米高的心墙作为大坝的核心部位,冻不得也淋不得。两河口工程技术一部专研水工结构工程的岳攀博士回忆,2016年11月1日,大坝心墙填筑启动后,各种各样的难题接踵而来,尽管在前期准备了诸多预案,但第一个冬季就让人措手不及。

“心墙填筑层形成冻土,填筑碾压工作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强行施工必会出现填筑层涨缝、漏水问题。”岳攀告诉记者,两河口水电站最大坝高295米,为世界第3高土石坝。对于在高海拔寒冷地区建设300米级的超高砾石土心墙堆石坝,国内尚缺乏可以借鉴的建设经验,科研攻坚需要过程,唯一快速有效的办法就是先采取物理防范措施——给心墙“盖被子”。

2016年,心墙面积8000平方米,施工单位采取人工方式,上百人人拉肩扛为心墙覆盖保温材料,粗算下来每平方米人员所承担的重量超过1公斤。每次为心墙“盖被子”,现场都是气势恢宏,三四小时干下来,许多工人的手都感到麻木。到2017年,心墙填筑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人力已经无法给它“盖被子”了。此时,参建人员比着钻研想法子,最终发明了专为心墙“盖被子”的快速收放机械,6米宽百米长的保温材料仅需10余人两小时即可完成铺盖,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确保了施工方心墙填筑的工程进度。

两河口水电工程预计将在2023年收官,以劳动竞赛为载体的比学赶超的故事仍在山林峡谷中继续。“数万建设者深度参与劳动竞赛并非名利之争,他们争的是,作为中国水电工程建设者能打硬仗的口碑!”临别时,王金国遥望着心墙填筑对记者说。

来源:工人日报